当前位置:主页 > 安微新闻 > 正文

龚琳娜“海妖吟唱”刷屏,连齐豫都自愧不如,

2019-05-13 14:16作者:格桑花很美

龚琳娜在《歌手》的首秀,选了B站上被弹幕吹成“海妖”的《小河淌水》。

一曲唱罢,波琳娜问齐豫,“你能唱那么高吗?”

齐豫摇摇头“不能”,然后张口就试了试,还差一点。

波琳娜试了试 ,更不行。

旁边的男团来了一波科普:“在键盘上这个音是High D”。

这就有意思了,龚琳娜唱到High D到底有多高?居然让两位在线实力女将都自愧不如?

演唱完后,吴青峰的介绍就说了,这首歌长达7秒的最高音,比《青藏高原》最高音还要高。

在21世纪初,一旦让人秀高音,无论是电视节目还是KTV,都会提到的代表作只有两首,女声就是《青藏高原》,男声要挑战就是《死了都要爱》。原因就是,这两首歌都各自到达了High C,甚至更高。

对音高的衡量,用国际谱可以量化。High C和High D,对应C6和D6。通俗点说,就是在基本C大调基础上,升了6个八度。

具体在钢琴的按键上,男女声的音域分布就如下所示。

龚琳娜的High D,就是图中女声最高音边缘High C外的那个D。也就是说,这个音符,比正常人声女高音的最高音,都高一个调。

《青藏高原》的李娜版和韩红版,其实是有区别的。韩红唱的其实是降调版,最高音是B5,李娜版达到了C#6。

所以,吴青峰说的是比原版《青藏高原》高1个key,也就是这个意思:龚琳娜的《小河淌水》比韩红版《青藏高原》的最高音还要高3个调。

《死了都要爱》最高音也是High D。但是这个High D的特指男声谱上的High D,在这里不做过多解释以免说混了。

在乐坛里,能唱到High D的人,其实并不少。龚琳娜这的High D难得之处,在于她唱出的“海妖感”。

“海妖”吟唱,是在B站走红的一种赞赏表达,特夸那些泛音演唱的唱段。早期的张靓颖《画心》里的海豚音,近的有迪玛希的极致高音,周深和好声音学员演唱的《大鱼》,都属于“海妖音”的范畴。

海妖唱法,意味着不是高音硬飚上去的,而是长期漂浮在高音区的转换。在高音区游走,意味着声带振动频率的差异将越来越大,找准音的位置更难。

2017年《歌手》袁娅维在突围赛里《开往春天的地铁》,也狠狠地秀了一把海豚音,一举杀入总决赛。

当时有网友就整理过,华语乐坛LIVE现场的最高音,袁娅维夺魁。

她已经最后这音从A6唱到了G6了,是一个反人类的超高音,比《小河淌水》高7个key。

一部分综艺迷应该记得,早在2013年,江苏卫视制作一档和《我是歌手》定位非常类似的《全民星战》里,她的这首《小河淌水》就震惊四座,当时镜头给到同时参加节目的孙楠,直呼“厉害”。

6年后,当她携这首歌再战乐坛沙场时,你是不是也有疑问:这首歌和六年前有什么不一样?

最大的不同,就是她在演绎High D的时长上也发生了变化。

6年前的表演,在两次High D时长上,龚琳娜“海妖吟唱”刷屏,连齐豫都自愧不如,没唱足满打满算的7秒和5秒。在《歌手》这场表演,High D的第一次出现,唱足了整整7秒。第二次High D的吟唱,时长是5秒。

(图据网络)

而且,龚琳娜在《全能星战》上的演绎,其实在第一次High D到来前,是有一处明显的破音的。

仔细听完对比后才知道,原来最难的莫过于金曲再唱。

可6年过去了,龚琳娜的表演不仅没有随年龄一起老化,反而在极限音色的挑战上有更大突破。《小河淌水》突破了他之前所有的歌唱习惯,通过不断训练的技巧调整音色、气息的运用。

这就是对“台上三分钟,台下十年功”最成熟的诠释。

难得的是,这首歌反响也的确不错,在这期“神仙打架”播出之后,这首早就在B站奉为镇站之宝的神曲,又在朋友圈形成了新一波转发浪潮。

飙高音,这个从《歌手》第三季之后就一直被人诟病的事情,6年后重回大众视野。

其实,高音本就没有错,只是没有美感的飙高音、追求票数的高音太多了,自然为人反感。

可当极致美学享受的高音降临时,今天的我们,也不必吝啬我们的赞扬,就像我们前两年,赞扬那些久违的原创民谣清流一样。

不知道这首High D演绎,有没有打动你呢?

最近关注

热点内容

更多